章节目录 第9章 客栈找水(1 / 1)

作品:《绝品怂炮

为了唤醒女子,胡晓牛急忙跑到大街上。可此时已是夜间,他能去哪里找水,总不能随意敲开一家百姓的房门,冲着人家就要水,那还不被当神经病打出去!想来想去觉得只有客栈还靠点谱,便来到中午吃饭的那间客栈。

店小二见是一乞丐登门,满脸不屑的走了过来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要饭的出去!”

“是我!”胡晓牛急忙说道。

“呦!”店小二见是中午吃饭的那位,奇怪的说道:“是客官您啊,您怎么这副打扮?”

“我......”胡晓牛心想:“我也不能说是拿六十枚铜钱跟一乞丐换的吧!”只好胡诌道:“你看就是这么倒霉,刚出门又不知把钱丢哪儿了?”

“.......”店小二无语的看着小胡,心想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,才这么会功夫,钱又丢了?忍着性子说道:“客官,您中午钱就不够,小的就不能让您住店。现在你钱又全没了,小的就更不能让您住店了,要是被老板知道,还不得打断小的腿”

“我没说住店!”胡晓牛继续说道:“我是想找你要碗水,找半天钱,渴了!喝口水你就别收钱了呗!”

“得得得,算我怕你了!”店小二见这位爷这样说,无奈的苦笑了下,心说:“您倒是挺明白,知道白水不要钱,”这位店小二还算心肠不错,没有多说什么,转头从后房拿出一个粗瓷大碗,里面盛满了水,又取来一个糙窝头,继续说道:“行吧,客官你吃吧,吃完就赶紧走吧,别让老板看见!”

“谢谢!”胡晓牛接过大碗,顺手将糙窝头放在怀里,转身就要走。

店小二见状,急忙说道:“哎,您还把碗顺走啊!”

“对啊!”胡晓牛听到店小二这样说,干脆耍起无赖来,继续说道:“你看我这副打扮,能在你店里吃喝嘛,这要是被你老板看见,不得打断你的腿?”其实胡晓牛这样想,就表明他在这一刻成长了,在处理某些事情时学会耍无赖往往能救人一命。

“嘿!”店小二嘿了一声,感觉小胡这话说的也没毛病,但您这不是耍无赖嘛,心里想:“就当我送他吧,反之少这么一个破碗,老板也不会察觉,让他赶紧走算了!”点了点头,挥手示意他快走。

待胡晓牛端着水回到破房,见女子依旧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,急忙将水碗放在地上,弯下腰抱起女子的头,将水碗举到女子嘴边。

水缓缓流入女子口中,随着水碗里的水越来越少,女子紧闭的双眼缓慢睁开,胡晓牛见状,急忙说道:“姑娘你醒了!”

“啊!”女子听到胡晓牛的声音,立刻意识到抱着自己头的是一个男人,尖叫一声,伸手打了小胡一个嘴巴,立刻离开小胡的身体,坐在一旁冷着眼看着他。

“不,不是这样的!”胡晓牛挨了打,伸手捂住脸颊,着急的说道:“你误会了!”

“是你救了我?”姑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些过于鲁莽,急忙问道。

“是!”胡晓牛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我看你晕倒在这里,这才给你抱起来,让你喝水。”

“哦!”姑娘满含歉意得看着小胡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“没事的!”胡晓牛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我叫胡晓牛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可可!”姑娘回答道。

“可可?巧克力?”胡晓牛听到姑娘的名字,瞪大了眼睛,忍着笑问道。

“巧克力是什么?”可可疑惑的看向胡晓牛。

“没什么!”胡晓牛尴尬的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见小胡不说话,可可没有追问,只是疑惑的问道:“这里是哪儿?”

“哦!这里是一件破屋!”胡晓牛说道。

“哦!”可可听到胡晓牛这样说,低下头沉默不语。

“怎么了?”胡晓牛见姑娘沉默不语,奇怪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!”可可淡淡说道:“我不知道这是间破屋!”

“可你是从外面跑进来的啊!”听到可可这样说,小胡感觉有些奇怪,明明是她从外边跑到这里的,怎么会不知道这是间破房子呢,难道是因为天色太黑了?

“哎!”可可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看不见,我是个瞎子!”

“什么?”一听说眼前的可可是个盲人,小胡急忙伸出一只手指,问道:“这是几?”

“我真的看不见!”可可仿佛真的没有看见眼前的手指,脸色丝毫变化的说道。

“那你可真厉害!”胡晓牛感慨的说道:“眼睛看不见,还能跑的这么快,而且还能准确的找到房门!”说完这句话,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,心中暗骂自己,有这么说话的嘛!

“在瞎子的生活中,如果没有找到房门的本事,那还怎么过日子?”可可没有怪罪小胡,继续说道。说完这句话,两人都感觉有点尴尬,便没有继续说话,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。

冷清了一会,还是可可先打破了沉默,说道:“谢谢你,胡公子,谢谢你救了我!”

“应该的!”胡晓牛挠了挠头,不知该怎么处理,只得转换话题,继续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”

“噗!”听到小胡这样问,可可笑出了声,继续说道:“公子你就是这样跟人说话的嘛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胡晓牛没有明白可可的意思。

“呵呵呵呵!”可可笑道:“现在什么时辰,你这个正常人都不知道,我这个瞎子又怎么可能知道。”

“哦!”胡晓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笨,继续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现在是几月几日,是哪位皇帝当政!”

“哦!”可可笑道:“怎么?公子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“嗯!”胡晓牛点了点头,尴尬的说道。

“今年是华夏六年四月初六!”可可继续说道。

“哦,四月初六!”胡晓牛点了点头,随机反应过来:“等会,华夏六年?”

“对啊!”可可点了点头。

“华夏?历史上有叫这个名号的皇帝吗?”胡晓牛怎么想也想不出历史上有这个封号的皇帝,这里究竟是哪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