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94章 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(1 / 1)

作品:《统一三国:从做梦开始

张纯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攻打南门?”

“很有可能。”

张举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现在西门和北门外都有赤血军,东门遭受袭击,我们不可能从西门和北门调军,只能从南门再调军去支援。”

“如此一来,南门的防守就非常薄弱了。”

“这个时候,敌军从南门进攻,可以轻而易举地攻破南门。”

张纯沉声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如果他们真要攻打南门,以南门如今的兵力也不太可能可住。”

张举想了想,说道:“从西门调兵支援。”

“西门?”

张纯一愣,“西门外可是有冠军侯在啊,真要从西门调兵?”

张举笑道:“北门和东门外的赤血军都发动了攻击,唯有冠军侯罗超所在的西门没有动静。”

“由此可见,西门外的赤血军其实是最少的。”

“只是有冠军侯在,才会让我们如此紧张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西门是最不可能发动攻击的。”

张纯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还是你脑子灵活。”

张举微微一笑,说道:“传令,从西门调走一半兵力去南门防守。"

“诺”

传令兵极速离去。

命令传达到西门,西门守将诧异道:“从西门调一半兵力去支援南门?”

他转头看了看城外一直静立不动的赤血军,担忧道:“真就不管冠军侯了?"

“这是天子的命令。”

传令兵说道。“知道了。”

西门守将深吸口气,调走了一半的兵力。

调兵的过程进行得非常隐蔽,生怕被城外的冠军侯看出端倪。

罗超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派了一名赤血十八骑去南门外通知郭嘉可以开始进攻了。

赤血十八骑抵达南门外的潜伏点,传达命令。

郭嘉和太史慈带着一千赤血卫,一千赤羽卫从正面进攻,两百飞虎军在城墙侧翼,隐藏于黑暗之中。

他们要等赤血军和叛军交锋,吸引城墙上守卫的注意力后,才会对城墙发动突袭。

郭嘉带着大军抵达城下,望着城墙上不断增加的防守力量,笑道:“这张举和张纯倒也不是太傻,还算是懂得用一点点脑子。”

“他们在南门增加了兵力,我们还攻不攻城?”太史慈也看出了城墙上的变化,低声问道。

“攻,为什么不攻?”

郭嘉微微一笑,“既然来了,就不能让他们再回去。"

说完,他转头看向太史慈,说道:“子义,南门只是佯攻,你带着那两百飞虎军,和赤血十八骑一起返回西门,协助侯爷攻打西门,争取一举破城。”

“诺”

太史慈领命,带着飞虎军和赤血十八骑一同返回西门。

“子义,你怎么来了?”

罗超惊讶地问道。

太史慈恭敬地说道:“军师说叛军增强了南门的防守,他们将由主攻转为佯攻,让我来支援主公,攻破西门。”

罗超点点头,看着城墙上那个守将,对太史慈说道:“子义,能射中那个守将吗?”

“可以试试。”

太史慈取下背上的弓箭,弯弓搭箭,瞄准城墙上的守将,一箭射出。

利箭破空,瞬息而至。

不过,那守将一直关注着城外,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破空而来的利箭,连忙将头一偏,利箭穿破他的耳朵,呼啸而过。

守将捂着耳朵惨叫一声,怒吼道:“注意戒备。”

“可惜了。”

太史慈嘟哝了一句。

距离越远,敌军就有越多的时间反应和躲避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罗超微微一笑,朗声道:“赤羽卫,两百人一组,轮流射击,压制敌军。赤血十八骑和赤血卫,随本侯攻城。”

“诺”

一声令下,两百赤羽卫纷纷弯弓搭箭,对城墙展开了攻击。

因为有了准备,很多守卫都及时地躲避在墙体之后,只有很少的人来不及躲避被射杀。

一千赤羽卫,分成五组,轮流射击,让城墙上的守卫都不敢露头。

赤血卫抬着白天在密林中制作的云梯,缓缓向城墙靠近。

“弓箭手,还击。”

城墙上,西门守将从墙垛缝隙露头看了一眼,见赤血卫已经进入射程范围,立即下达了反击命令。

弓箭手们纷纷站起身来,弯弓搭箭,准备射击。

然而,一片红色箭雨腾空,倾泻而下,无数弓箭手还没来得及射出手中的箭就被当场射杀。

其他弓箭手被吓了一跳,慌慌张张地射出手中的箭后,迅速蹲下躲避。

或许是过于慌张,他们的精准度简直惨不忍睹。

即便偶尔有一些利箭落在赤血卫身上,也没多大的力道,根本无法破开赤血卫身上的盔甲防御.

赤血卫,依旧在缓缓推进。

“继续攻击。”西门守将怒喝。

弓箭手们无奈,只能硬着头皮,继续起身攻击。

每当他们起身之际,就会有一片箭雨落下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城门外的战场上时,城门右侧大概数百步之外,一支五百人的黑甲士兵悄然靠近了城墙。

在这段时间里,飞虎军已经摸清楚了这段城墙守卫巡逻的时间和节奏。

悄无声息地抵达城下,左手腕上的飞爪破空而去,紧紧地抓住墙垛。

伸手一拉缰绳,飞快地踩着城墙攀登。

“敌袭快,砍断铁链。”

巡逻的守卫终究还是发现了异常,一边怒吼,一边挥刀劈砍。

然而,这些铁链可都是系统定制,又岂是他们这些普通兵器能砍断的。

很快,飞虎军陆续登上城墙,挥舞长剑,展开了无情的屠杀。

早有人向城门飞奔而去,向西门守将禀报道:“将军,有一群黑衣人从右侧爬上了城墙,正往这里杀来。”

“什么?”

西门守将大惊失色,“是飞虎军,一定是冠军侯麾下的飞虎军,竟然将这支军队给忘了。”

“速去拦截,不准让他们靠近城门。”

他沉声大喝,继续说道:“速速派人去通知将军,西门告危,请求支援。”

“诺”

传令兵极速离去。

“什么?飞虎军已经登上西门城墙了?”

得到消息后,张举和张纯都呆住了。

感情他们在这分析了半天,全都错了。

无论是北门,东门,还是南门外的赤血军,都是佯攻。

他们真正的目的,竟然是被他们一早就排除的西门。

“好一个冠军侯,今日算是见识了。”

张举脸色阴沉,目光冰冷。

他之前还在为自己看破冠军侯的谋略而沾沾自喜,现在才发现,从头到尾都在被冠军侯牵着鼻子走,一直在被冠军侯戏耍。

这让他的心里,充满了屈辱和愤怒。

“传令,从北门和东门各调一半兵力去支援西门。”

张举沉声说道。

“诺”

传令兵极速离去。

“我们也去西门督战。”张举看向张纯,说道。

“好”张纯点了点头。

两人立即带着亲卫,往西门疾行。

与此同时,西门城墙上。

飞虎军挥舞长剑,一路所向披靡。

他们的战斗力远比叛军想象中要强大很多。

西门守将派去的守卫,根本就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。

在援军抵达之前,飞虎军已经杀到了城门上方。

“放下吊桥。”

飞虎军其中一名百夫长大喝一声,一刀劈断了拉着吊桥的绳索。

吊桥轰隆一声落地,连通城壕两端。

“该死,给我拦住他们。”

西门守将怒喝连连,自己却不断后退。

他见识到飞虎军杀人,实力太强了,他不敢与之交手。

况且,他也不能死。

他若是死了,西门守卫瞬间就崩了。

飞虎军没有去理会他,一路向城门杀去。

他们的目的是打开城门,放大军入城,而不是孤军奋战,掌控西门。

尽管西门守卫奋起反抗,可他们与飞虎军的实力差距太大了,始终无法抵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。

“援军来了,援军来了。"

“将军亲自来了。”

这时,有叛军发出了欢呼声。

援军一到,这区区数百人就再也翻不起浪花了。

“继续攻击。”

飞虎军却没有理会,依旧不顾一切地屠杀着城门口的守卫。

终于,在援军赶到之前,他们成功打开了城门。

“速速夺取城门。”

张举脸色一变,沉声大喝。

他在叛军之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。

一声令下,原本还畏畏缩缩的叛军,瞬间爆发出超强战意,围杀而来。

可惜,终究还是太晚了。

城外,罗超见城门打开后,立即让赤血卫扔掉云梯,迅速通过吊桥,杀入城内。

罗超一马当先,刹那枪挥舞,所有挡在路上的叛军,全都被诛杀。

赤血十八骑紧随其后,舞动赤血刀,无人能挡。

身后,一千赤血卫列成整齐的阵型缓缓推进。

他们手中拿着比赤血十八骑手中赤血刀更重的赤血大刀。

一刀劈下去,那可怕的力道能将叛军连人带甲劈成两半。

这样的组合,在战场上,尤其是在这狭窄的城门口,几乎堪称无敌。

城门口狭窄,即便敌军再多,每一次正面面对的敌人都不会太多。

这无疑削弱了叛军的人数优势,让赤血卫可以更加无后顾之忧的杀敌。

“完了”

见到罗超带着赤血卫杀入城来,正在火急火燎赶来的张举和张纯,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。

如今冠军侯都已经入城了,还如何抵挡他们的进攻?

“要不,撒吧?”张纯提议道。

张举沉声说道:“撤?现在北门外,东门外和南门外都有官军攻城,我们从哪里撤?”

“这”

张纯也沉默了。

“杀务必要将冠军侯镇杀于此。今日,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。"张举脸色阴沉地说道。

“那就杀”

张纯沉声大喝,带着亲卫疾速而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