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037(1 / 1)

作品:《沉疴2【重生】

他们敢起哄陆洲,却对宁馨这种高岭之花大小姐敬而远之,所谓的同班三年,就真的只是坐在一个教室里三年,宁馨和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

气氛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之中,玩嗨了的男同学刚吼出这句话,见大家纷纷闭上了嘴,后知后觉起来,尴尬地挠了挠头,咧着嘴笑却像是在哭,试图环节不安的情绪。

这群不讲义气的家伙,说好要一起起哄这两人的,到最后只剩他一人冲锋陷阵了……

宁小姐却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刻站了起来,她伸手邀请陆洲,“要不要一起?”

陆同学抬眼看她。

和她一起唱歌?他有些心动,却对自己的娱乐能力没有信心,况且他耳熟能详的歌曲也就那几首不合时宜的红歌,还五音不全记不清词,迟疑片刻,为免出糗还是摇了摇头。

宁小姐把单薄的外套脱了放他身上,上半身就只剩了一件黑色小背心,精美的锁骨,完美的曲线就显露出来,更显得肤色雪白近乎发光。

校园里的宁馨是高冷神秘的,再出格也只是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出现,饶是如此也和呆板单调的校服装形成了鲜明对比,成为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每当她经过时,都会惹来一堆明里暗里的打量。

无论别人对她出格的性格看法如何,都不得不承认,她的美是清新干净的,不带着一丝一毫的烟火气。

今天,她第一次在同学面前显露这么性感热辣的一面。

赵初艳直接尖叫起来:“馨馨我爱你!你怎么这么美!”

无论男生女生,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她身上,一些男生干脆微微张开了嘴巴,目光呆滞地看着她,厚厚的眼镜片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她穿得太少了……

陆洲看了心里不痛快,如鲠在喉,坐如针毡,却只能暗自掐了掐掌心,皱着眉看着台上光芒四s的女孩。

他要克制住过分的独占欲,不能过多g涉她的生活,这会让她不满。

宁馨上台后,直接摘下了麦克风,随手点了一首时下火遍大江南北的《酥perstar》。

众人太惊讶,以至于当她的声音随着力度十足的热舞起来的时候,还处于一瞬间的茫然之中。

然而下一刻,现场气氛就立刻被点燃了。

人群中她无疑是最耀眼瞩目的那颗新星,只要她想,时时刻刻都能让众人的视线汇聚到她身上。

他们不曾看到过这样的宁馨,包括陆洲也是。

她应该是精致的,冷漠的,和普罗大众有着距离感,纤纤素手弹着钢琴,脚下跳着有欣赏门槛的芭蕾,身上无一处不是高奢品牌。

但今晚的她完全颠覆了众人对她的看法。

狂野、激情、飞扬、活力四s……这些词都出现在了她身上。

她拿着麦克风,身为舞者的优势在此刻尽显,她亲手铸就高不可攀的神话,又将之毫不犹豫打破,碾碎,糅合,在场的所有人这才知道,一位顶尖舞者的可能x有多大,她的肢t就是语言,只要她还能行动,就能通过肢t向观众传达她的思想。

此刻她不再只是遥远的寒星,而是炙热滚烫的太阳,所有人都为她狂热。

说实话,她的嗓音条件一般般,唱得并不算特别好,但难得控场能力强,舞跳得出色,嗨完后走下来,现场的气氛依旧处在狂欢状态中。

宁小姐唱完歌,随手将麦克风递给身边一位同学就走下来。

那个呆子还坐在角落里,正襟危坐,一副正经极了的模样,怀里还揣着她的外套,唯有视线跟着她的身影转动,活像一只正在思索着什么难题的猫。

宁小姐看出了沉默表象下的纠结,走到他面前顺手薅了薅他的脑袋,像在摸一只猫。

“怎么这副模样?”

她的声音里含着笑意,慵懒随x,带着淡淡的沙哑,显然是刚才一番卖力的演出十分耗费体力,沁出薄汗的皮肤散发着热度,带着一阵荡漾的香气扑来,直让人头晕目眩。

少年轻轻牵动嘴角,却又把心中的想法憋了回去,只试探着问:“要不要回去?”

“你累了吗?毕业晚会只有这么一次,怎么不尽兴而归?”宁小姐坐到他旁边,随手拿起一杯饮料喝了一口,漫不经心地发问。

这些年她总算明白了,这个小老头分明不是天生一副油盐不进的性子,他也会对娱乐感兴趣,他也会对相处三年的同班同学产生感情,只不过压抑太久了反倒忽视了自己的想法。人生短短几十年,这个小老头的活法也该有点变化了。

女孩胸前那片雪白的肌肤晃得他眼花缭乱。

她倒是无所谓,陆洲却难以忽视那些还在往她身上瞟的目光。

但由于不知道宁馨的想法,他不敢开口表示想离开。

宁小姐看他这样,以为这个锯嘴葫芦又有什么话想和她说,却又不好意思开口,只把饮料喝完,就放下杯子立刻起身出去。

好不容易把大小姐骗出来一次,初艳连忙拉着她不让她走,还狠狠瞪了一眼她身旁的男生。

一定又是他高的鬼!这个孤僻古怪的家伙!

全然忘了相b陆洲,宁馨是更加孤僻古怪难以靠近的人。

宁小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“今天我请客,你和他们去玩吧,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。”

两人一同离开,陆洲落后两步,又迅速追上了,他担心她觉得热,就忍着去牵手的冲动。

难得今天有风,夏夜凉风习习,宁小姐也不怎么在意和他一起走路。

宁小姐踩着地板上的格子走,她穿着高跟鞋,却总能稳稳当当地落在想要走的区域,如同一只翩跹轻盈的蝴蝶自在飞舞,随意将脚步点在花丛间。

陆洲看了总忍不住叮嘱两声,“小心点,别摔了!”尽管他知道宁小姐我行我素惯了,根本不会在意他的想法,而且这种毫无意义的叮嘱反倒会让他变得和古板的老头一样。

察觉到他不赞同的注视,宁小姐轻轻哼了一声,眼睛里闪闪发光,语气里满是炫耀。

她又跳了一步,单脚直立。

“就这点难度,还能难倒我吗?”

“上次你倒着走,差点踩到树枝摔倒了。”

“那是意外。”

“以后……我不在你身边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宁小姐反驳:“你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,难不成离了你我就没法活了?”

“嗯。”

他的脚步慢了下来,踌躇不安的样子。

宁小姐疑惑,回头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怎么了?你想说什么?”

他的眼睛里是一片深邃的宁静,隔着夜色沉沉专注地凝视着她的脸,宁小姐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,在他的眼睛里,她像是步入了一个迷茫的梦境之中,又像是一片宽阔无际的湖面上,唯有她一人的身影倒立。

这不是属于她的色调。

她对生命的能量有着强烈的追求,为此即便是付出艰苦的代价,把脚掌熬到变形,把身子熬垮也要在刀尖上跳舞,只要没有到最后一刻,只要仍有喘息的空间,她就是永不屈服的舞者宁馨,就是鲜艳夺目的宁馨。

她将遇见各种不一样的人,将走向一片更广阔的天地,将走向一段……他完全无法参与的经历。

就像是今晚她在台上的疯狂表现,相处那么久,这是陆洲未曾见过的模样。

她的生命里充满了未知的可能,有别于和他在一起时的单调、枯燥和乏味。

他有什么理由,又有什么立场去阻止她追求生命的活力呢?

宁馨,你等我好吗?

他闭上了眼睛,隔绝眼中那片苍茫的沉寂和宁静的悲哀,睁开眼睛后突然三两步跑到了她面前。

“今晚……我能留在你家吗?”йρгоùщéй.ǐйfо(nprouwen.info)

--

-